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新概念作文 周国平 迟子建 三重门 活着 尹建莉 何建明
本书作者

畀愚等: 畀愚
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99年开始小说创作。曾获浙江省青年文学之星称号、第八届“上海文学奖”、第十二届人民文学奖、《人民文学》中篇小说金奖、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第二届《小说选刊》年度大奖等。出版小说《绝响》《碎日》《邮差》《罗曼史》《欢乐颂》等,部分小说被改编成影视作品。
东君
作家。以小说创作为主,兼及诗与随笔,偶涉现代戏剧。若干作品曾在《人民文学》《花城》《作家》《收获》《十月》《江南》等文学刊物发表。曾获第九届《十月》文学奖、《人民文学》短篇小说奖、第二届郁达夫小说奖、第二届茅盾文学新人奖等。著有小说集《恍兮惚兮》《东瓯小史》《某年某月某先生》《听洪素手弹琴》等,长篇小说《树巢》《浮世三记》。
海飞
小说家,编剧。曾在《收获》《人民文学》《十月》等刊物发表小说五百多万字,大量作品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等多种选刊及各类年度精选本选用。获人民文学奖、小说选刊奖、国家五个一工程奖等多个奖项。著有小说集《麻雀》《青烟》《像老子一样生活》等多部;散文集《丹桂房的日子》《没有方向的河流》等多部;长篇小说《惊蛰》《花雕》《向延安》《回家》等多部;影视作品《麻雀》《旗袍》《大西南剿匪记》《隋唐英雄》《花红花火》等多部。
黄咏梅
少年时代写诗,十七岁出版第一本诗集。2002年开始小说创作,在《人民文学》《花城》《钟山》《收获》《十月》等杂志陆续发表小说。作品收入《小说月报》《小说选刊》等多种选刊和年度小说选本。多次进入中国小说学会年度排行榜,曾获《人民文学》新人奖、《十月》文学奖、《钟山》文学奖、林斤澜优秀短篇小说作家奖、《北京文学》双年优秀作品奖等。已出版小说《把梦想喂肥》《一本正经》《隐身登录》《少爷威威》《走甜》等。
马炜
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绍兴市文联。20世纪90年代开始从事小说创作,已在各类文学杂志发表文学作品一百多万字。曾两次获得浙江省优秀文学作品奖。著有长篇小说《花蛇女》《绕指柔》;所著中短篇小说曾被《新华文摘》《中篇小说选刊》《作品与争鸣》等选载,入选《新实力华语作家作品十年选》,有作品翻译成英文。
斯继东
20世纪90年代开始业余文学创作。现为《野草》杂志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小说散见《收获》《人民文学》《今天》《天涯》《上海文学》《山花》《中国作家》等刊,多次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作品与争鸣》等转载,入选《中国短篇小说年选》《中国年度短篇小说》《中国最佳短篇小说》等年度选本,进入《小说选刊》“2009中国小说排行榜”、中国小说学会“2012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和“2016花地文学榜”。曾连续两届获浙江优秀文学作品奖,多次入围鲁迅文学奖、郁达夫小说奖。著有小说集《今夜无人入眠》《开口说话》等。
王手
业余写小说。1981年开始发表小说,近年作品散见于《收获》《人民文学》等刊。《软肋》《本命年短信》《自备车之歌》《贴身人》《斧头剁了自己的柄》分别登上2006、2007、2009、2012、2014年度中国小说学会“排行榜”。《当代作家评论》2008年、2011年两次刊出“王手评论专辑”。
吴玄
一级作家,《西湖》杂志主编。主要作品有《陌生人》《玄白》《西地》《发廊》《谁的身体》等。长篇小说《陌生人》被认为是中国后先锋文学的代表作,塑造了中国的一个新的文学形象。
哲贵
作家。有作品《金属心》《住酒店的人》《猛虎图》《柯巴芽上山放羊去了》等。中短篇小说集《金属心》入选2010年度“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钟求是
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经济系和鲁迅文学院第三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江南》 杂志主编,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收获》《人民文学》《当代》《十月》等刊物发表小说多篇,获《小说月报》百花奖、《中篇小说月报》双年奖、《中篇小说选刊》优秀中篇小说奖、《十月》文学奖、浙江省优秀文学作品奖等。出版小说集《零年代》《两个人的电影》《谢雨的大学》《给我一个借口》《我的逃亡日子》等。

热门图书

好妈妈胜过好老师(...

作者:尹建莉

(本书是《好妈妈胜过好老师》500万册纪念版,保持了原版封...

记者过眼录续集

作者:王景山

此次收入书中的作品,主要为近4年来撰写的报告文学、通讯及...

最美的教育最简单

作者:尹建莉

目前预售的是即将出版的尹建莉的第二部家庭教育著作,在内容...

浙江小说10家丛书(函套装)

浙江小说10家丛书(函套装)

作者:畀愚等

ISBN:978-7-5063- 9907-4

出版:作家出版社

编辑:周茹 赵超

页数:2976

出版时间:2018年2月

版次:一版一次

所属分类:小说集

定价:¥416元

立即购买
编辑推荐
众所周知,在小说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换种说法--小说就是为了证明创作是无所不能的。它可以创造一个世界,也可以毁灭一个世界,它甚至可以改变时间与空间里存在的所有定律。这些都没什么可稀奇的。因为,小说本身就是一个真实的谎言。 这个集子里收录的十八个短篇,在更大意义上我将此看作是个人的某种写作历程,是我对小说创作的几番尝试。或者说,它们是同一个母体在不同时期与境遇里孕育而生产的孩子。它们会性格迥异,我也会厚此薄彼,但它们都是一脉相承。 至少,在我眼里它们是生命与灵魂并存的。 --畀愚 我是一个性情迟缓的人。想写出大部头作品的夙愿也因了自己的懒散和无所用心而迟迟未能实现,这反倒让我可以退而求其次,有更多的空闲时间坐下来打磨眼下那些或许不太成熟的作品(包括已发表的作品)。总觉得,一些词语经过时间的淘洗,为我所用,必然带有我的气息。因此,风格求变,文字求新,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一般来说,我每隔四五年,就会在写作风格上做些细微的调整。十年之后,十五年之后,我会写出怎样的作品自己恐怕也不得而知。这就是写作给我带来某种隐秘快乐的原因之一。 --东君 我相信民间发生所有的事物,都以文学的方式存活着。小说家应该是一个慵懒但却又细心的观察者,在午后的窗玻璃前看着窗外的人、事、物,以及世上所有的一切。更重要的是,小说家需要虚构、重建所有人物的世界观、人生观,以及他们的生活路线。我想民间与灰尘如此重要,对于文学而言,这显然是与文学品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写下了这些尘世上碌碌无为的亲人或者朋友,用笔替他们过完了另一种人生。我的人生和因缘际遇也因此而变得辽阔…… --海飞 时常会问自己:『我为什么会成为这样的我?』在写作中,我不断地问里边的人物:『我们为什么会成为这样的我们?』我想一点一点地写出这些应答之声,即便这些声音并不确定,甚至犹疑…… --黄咏梅 我时常感觉指引故事前进的那条草蛇灰线,就是小径分叉的花园,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左右为难,无从选择。我喜这种状态,它让我沉浸在文学之中,有了拒绝世事的最好的借口。我不想让这借口轻易化解。所以,我的写作基本上属于蜗牛式的写作,慢腾腾地享受着这种茫然和彷徨。 就这样拉拉杂杂地写了二十多年,越来越觉得写作过程无非是面对生活这只全封闭的盒子抓耳挠腮费尽心机。我无意揭盖子,本能地认为一旦揭开盖子,小说就输了。盖子未揭开之前,里边那只薛定谔的猫是死是活,你永远无法判断,就像生活本身。猫的死活,上帝说了算;而小说,大概就是试图揣摩上帝的意志。 --马炜 生活和创作更像是人生的一条明线和一条暗线,如果把一生比作一部小说的话。追问写作的意义毫无意义,写作只对写作者本人有唯一意义。一个作家该做的,就是如影随形般忠实于自己的内心。仿佛玩拼图游戏,盖棺论定时,你所有的作品将拼凑成一个真实的自我。 写作就是一个人绝望地面对整个世界,而一部部作品就是对『不可与言』的一次又一次自证。但令人悲伤的是,这自证和敌意中,又分明潜藏了心有不甘的热望--也就是波伏瓦所谓的『渴望被爱』。其实,我们随时等待着那个铁石心肠的『非我』世界分化出另一个『我』,如同渴望石头缝里蹦出个孙猴子,然后真假泼猴抱头相认。 --斯继东 我写小说要具备两个方面的要求才能趋于完美。一是精神的,那是对这个文体的喜欢,光追求喜欢还不行,那样会流于形式,也会浮浅。二是生理的,那是需要,像解渴和充饥,甚至是安慰式的、诊疗式的。我过去住的那个院子,有一个小孩,平时都很乖,就是隔一两个月就会坏起来,无端、无理、吵这个吵那个,他妈妈知道他这种异禀,知道他是一种病理现象,也不问缘由,摁住就一顿暴打,打了,那小孩就舒服了、安静了。我写小说也是这样,写了,心里就宽一宽,不一定写的都是好东西,但写着就是一个美好的过程。 --王手 突然想起自己写的两个小说《玄白》和《陌生人》,写《玄白》那年我二十五岁,写《陌生人》则已经四十岁了。我强调时间是因为我觉着这两个小说,不像是一个人写的,二十五岁的我和四十岁的我,好像是两个不相干的人,我在时间中变得互相都很陌生。《玄白》是痴,是静,是古典的,而《陌生人》?我自己可能就是那个陌生人。《陌生人》发表后,有人评论,我塑造了中国的一个新的文学形象--陌生人,『吴玄是一位表现了后现代精髓的作家。在《陌生人》中,吴玄对身体、自我、存在这些本体性问题的思考和质疑,具有强大的冲击力,甚至是令人畏惧的。』…… --吴玄 不管承认与否,作为一个中国作家,注定与中华文化捆绑在一起,思维和行动必然接受中华文化支配。我有理由为这种文化骄傲,也深切地为她的不足而自卑。她是我的根基和营养,也可能是我的枷锁。我跟她水乳交融却又相互抵触,相亲相爱而又仇恨刻骨,相互拥抱又相互排斥。我知道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更大的可能是,终其一生也不能突围。那是我的命。可我仍然怀揣微弱而强烈的希望,能够和这种文化达成和解,将她化成一对翅膀用来翱翔。 --哲贵 我的镇子带点儿旧色,带点儿苦难,带点儿朴拙,像一张老照片。在这张老照片中,图景是那么的清晰:南门有一道长坡,坡上有一座通福门。北门有一个轮船码头,站在码头上,可以看见河中有一座房子,轮船常常鸣着汽笛从房子后面出现。西门则有一条狭小的河,河边是长长的石板路。许多年过去了,这些小路、河水、石桥在我记忆里苏醒并活动起来,它们带着生命的蓬勃,开始生长出亲切的细节和气味,进入了我的小说世界。 在这些小说里,我写了流淌的岁月和潜伏的情感,写了生活中日常但隐秘的东西。 现在我知道,昆城是我精神扎根的地方,能长久寄存我的快乐和忧伤。我写作这些小说的过程,就像是从眼下喧闹的城市启程,一次次踏上回故乡之路。 --钟求是
内容简介
  浙江省是我国的文学大省,有着深厚的历史积淀和文化底蕴。无数优秀的作家作品影响着中国一代代文学爱好者。此次由浙江省作协牵头,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浙江小说10家丛书”,便是一套展现浙江省优秀作家整体风貌的作品。这套书涵盖畀愚、东君、海飞、黄咏梅、马炜、斯继东、王手、吴玄、哲贵、钟求是(按作者姓氏音序排列)十位浙江作家的作品,所选作品均在重要刊物和出版社发表、出版,有的还获得了全国性奖项,在全国文学界引起了广泛关注。这十位中青年浙江作家来自各行各业,在浙江这块经济繁荣的改革阵地找到了写作的丰厚资源,敏锐地捕捉到当下社会发展的变迁与脉搏,在创作中观照社会现实,发掘历史沉淀,揭示生活本质,写出了不少文学风格迥异的优秀作品。他们的作品既有着个人独特的文学思路与创作风格,又有着扎根浙江大地、与时俱进、反映时代精神的共同特质,展现了浙江文学奔流不息的历史传承。
章节目录+隐藏目录
书目:
(按作者姓氏音序排列)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畀愚自选集
子虚先生在乌有乡/东君自选集
我少年时期的烟花/海飞自选集
后视镜/黄咏梅自选集
十步杀一人/马炜自选集
你为何心虚/斯继东自选集
讨债记/王手自选集
玄白/吴玄自选集
穿州过府/哲贵自选集
昆城记/钟求是自选集
媒体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