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新概念作文 迟子建 活着 尹建莉 何建明 周国平 可爱的骨头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文学是不是一场巨大的诡辩

作者:大路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18日  来源:苏州日报  

s_531794_312396

林奕含

台湾作家林奕含幼年遭受老师诱奸,造成严重的心理创伤,她以自己的惨痛经历为原型,完成了长篇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在新书发布后不久,26岁的她选择以自杀的方式离开了人世。

这是近期发生的一件沉痛的事。读完整本小说,读者的心里将会充满痛苦的词语:愤怒、悲伤、窒息,由此想到作者在书写的时候会是怎样的一种绝望。林奕含生前接受采访时说过,这个故事折磨、摧毁了她的一生。以死为谏的她,用文字完成了控诉,也给了社会一个振聋发聩的耳光。

关于受侵害的房思琪们的讨论仍然像暗流一样涌动。

迷雾中的所谓爱情

年幼的房思琪和李国华之间到底是不是爱情?林奕含说,这里边是有一个“爱”字的。那么她到底爱他什么呢?这样一个无耻的、龌龊的、卑鄙的罪犯,有什么值得爱的?她的文字给出了答案,一个深渊似的答案。

在文学滋养和道德束缚中成长起来的女孩子,文学是她们认识和感知世界的方式,她们相信文学,相信美,相信爱。小说的主人公李国华老师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他以巧舌如簧装饰自己的伪善,他以舌吐莲花开罪自己的行径,他对房思琪说,“都是你的错,你太美了”,“我在爱情,是怀才不遇”,“当然要借口,没有借口,我和你就活不下去了,不是吗?”这些套路若搁在相爱的两个人身上,是锦上添花,而搁在这里,几乎成为了一种反讽。

林奕含说,“一个人说出情话的时候,应该是言有所衷的”,她相信“诗缘情而绮靡”,“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让她无比痛苦的是,为什么胡兰成和李国华这些“真正相信中文的人”,会背叛“这浩浩汤汤已经超过五千年的语境”。

涉世未深的房思琪,需要一个理由,来洗清自认为的罪恶,所以她强迫自己接受这样的“爱情”,于是走进更大的黑洞。如果在行经的路程中,她能看到李国华的真心,那么她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哪怕是牺牲一切。然而没有,李国华这样的犯罪者不过是深深的自恋,不过是“食色性也”。他们辜负了爱情,杀死了美,摧毁了房思琪的一切,以文学的污名化为代价。

尘埃里开不出的花

为什么房思琪不能走出来?读完小说的最后一页,你会知道,真的太难太难了,而她已经做了足够多的努力。

一个人珍视的东西在她生命中是怎样的存在,对于每一个个体而言,是不同的。写《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本身,即已证明,她看清了李国华们,也知道生命无法承受之重,但她还是会最终走向死亡且“不可回头”。

林奕含把她的性格分散在几个人物的身上,思琪、晓奇、怡婷、伊纹。那个软弱迷茫的她走向了晓奇,那个天真无忧的她走向了怡婷,那个从废墟中爬起来找到了真爱的走向了伊纹,而那些最最痛苦的始终还是走向了思琪。

也是在小说中,我们看到性教育的缺失,考试制度的畸形,以及社会对东方女性强加的羞耻观。这些内容的叠加,让房思琪无力负荷。所以,林奕含说,她是堕落的书写,因为低到了尘埃里,却无法开出花。而在读者看来,她是用文字在尘埃里踏出一些脚印,让我们看到她血淋淋的,无力的,但“千锤百炼的真心”。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